【瓶邪】《麒麟蛋蛋》番外之小小的画家(温馨养小孩向)

《小小的画家》




小乖表现出惊人的色感天赋,是在她快满三岁的时候,她很喜欢待在安静的婴儿房里玩积木。一开始我以为她和其他小孩一样都是随便乱撘的,后来才发现积木的颜色的排列非常漂亮。

得知这一消息后,解雨臣给小乖寄来了一套儿童绘画工具,是定制的安全水彩笔,无毒无害,不会对她的呼吸道产生刺激,沾在皮肤上清洗也很轻松。

小乖喜欢的不得了,用我的手机给小花舅舅发了一条感谢语音,每天都要抱着水彩笔在纸上涂涂画画的。

唯一不太好的,是这种水彩黏在毛发上很难清洗,而且覆盖力非常强,小乖有一次不小心把白色涂在了闷油瓶的刘海上,结果整整两个礼拜他都顶着几缕白毛,最后不得不剪了。

为了不让小乖的头发遭殃,她再画画闷油瓶都给她绑一个丸子头,再绑上可爱的小丝巾。

有了水彩笔,小乖可以画几个小时的画也不腻味。我把这些充满童趣的画裱起来挂满了房间,后来挂不下的那些我就寄给朋友和我爸妈,连我二叔的茶馆里都挂上了小乖的大作。

“小哥,咱们小乖以后可能会当个画家。”我把挂在床头的画框仔细摆正,盘算着最近有没有空带小乖去巴黎看画展。

小乖的性子孤僻,确实不适合做其他的工作,让她当一个随心所欲的画家再合适不过了。早知道应该存一点钱,以后也好给她买画具开画展什么的,不过好在我们有财大气粗的小花舅舅,明儿就给他打个电话,问问在北京最大的那个地方办个画展要多少钱。

闷油瓶正在搓自己的胳膊,小乖已经不满足于在纸上画画,开始喜欢在别人身上涂涂画画的,今天就在闷油瓶的胳膊上画了条小泥鳅。我嘲笑小哥,说这是闺女爱他的表现,嫌他的麒麟纹身不够酷,给添个小纹身。

“做纹身师也不错。”闷油瓶难得顺着我开了个玩笑。

我就道可以让她拿胖子练手,胖子面积大,足够她练十年了。

小乖是我的亲闺女,和我的想法惊人的一致,胖子再来的时候,她缠着胖子玩肚皮游戏,趴在他的大肚子上画小花,连着画了十几朵,把胖子的胸毛都染绿了。

胖子一点也不在乎,嚷嚷着这是干闺女送给他的礼物,他不洗了,一辈子都留着。我道他要是一辈子都不洗澡,那他还是永远都不要来我家了,会把我家都熏臭的。

“切,你就是嫉妒我招小乖喜欢,你瞅瞅你俩瘦的皮包骨,小乖画一朵花就满了,哪有胖爷我这地方多?是吧小乖乖,小乖乖最喜欢谁啊?”胖子抱着小乖,满怀期待的等她说最喜欢胖叔叔了。

小乖歪着小脑袋,想了好半天,害羞的说道:“妈妈。”

“哎!我的好闺女,最喜欢妈妈了是吧,来,妈妈带你喝酸奶去。”我眉开眼笑的把小乖接过来,抱着她喝酸奶去了,留下浑身都是小花花的胖子黯然神伤。



在我不懈的努力下,小乖的哮喘总算得到了控制,随着年龄的增长,她的身体越发健康起来,小满哥也总算能从二叔那里回来了。

在让小满哥见小乖前,我还是用吸尘器把小满哥浑身上下都吸了一遍,避免多余的狗毛会让小乖的鼻子不舒服。

“小乖,看,是狗。”闷油瓶哄着小乖,让她看小满哥。

她从出生道现在还是第一次接触到那么大的狗,有点害怕,躲在闷油瓶怀里不敢抬头看。小满哥知道她会害怕,就趴了下来,还很卖乖的把耳朵压低,做出温柔的样子。

“小乖,是满爷爷哦,你摸摸,满爷爷的毛毛很软哦。”我抓着她的小手,让她去摸摸小满哥的尾巴尖尖,她很怕小满哥会咬自己,发现抓了几下小满哥都没动才大胆起来,小声道:“像娃娃!”

闷油瓶见她总算不怕了,就把她放了下来,让她趴在小满哥的肚子上,小乖很好奇的抓了抓满爷爷的肚子,又去捏它的肉垫。

小满哥任由小乖在身上探索,小孩子下手没轻重,很用力的去揪它的耳朵,还咬它的胳膊。要是换个人小满哥早就咬断对方的喉咙了,现下却宛如一条死狗,一动不动的,小乖快从身上掉下去的时候还抖抖脚,把可爱的小孙女又扶了回去。

我靠在闷油瓶身上,感慨道:“唉,要是我这么做,早就被小满哥瞪死了,偏心呦满叔叔。”

闷油瓶搂住我的腰,道:“隔代亲。”

“哦~~隔代亲哦~所以你跟我亲?”闷油瓶的年龄和辈分可能比小满哥还要高,严格来说我跟他之间最少隔了两辈,啧啧,他这算不算是老来得子?

闹的正开心,我来了一个电话,是坎肩打来的,说是堂口有人闹事,实在摆不平,让我赶快过去看看。

我的亲子时光是严禁被打扰的,坎肩很懂这个道理,他会在这种时候打电话,说明情况真的很严重,严重到冒着被我拧掉脑袋的风险也要打过来。

考虑到情况严重,我强压下心中的不爽,决定过去看看。闷油瓶怕有危险,要跟着我一起过去,我就道小乖怎么办,他说交给小满哥看着没问题的。

我一想也是,小满哥很靠谱,至少比黑瞎子靠谱,我都敢让那个王八蛋看着小乖,小满哥就更没问题了。再说小乖已经学会自己上厕所和去小冰箱拿吃的了,她的自理能力简直棒棒,随我。

我把小乖的水彩笔拿了出来,给她铺上了画画用的白色地毯。这也是花儿爷友情赞助的,他说小朋友最喜欢在地上涂鸦了,干脆给做一整张和地板一样大的,又好画又好擦。

“小乖乖,爸爸和妈妈要出门一趟,你和满爷爷一起玩好不好?妈妈回来给小乖喝果汁,嗯?”

“好。”小乖在小满哥怀里滚来滚去,笑嘻嘻的点头,“要妈妈亲~”

我和闷油瓶一人亲了她一口,匆匆忙忙的出门去了。


”噗——”我实在没忍住,笑出了声来,匆匆用手捂住了嘴巴。

”呜——”小满哥从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威胁声,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我心说这叫什么事啊,把你弄成这样的又不是我,我笑一声你都要瞪我,满叔叔你摸摸你的心,都快偏到大西北去了。

闷油瓶在毛巾上倒了大量的酒精,把小满哥从头搓到尾巴,又从尾巴搓到了头,啧了一声:“洗不掉。”

已经洗香香扑白白的小乖拍着小手,坐在我的膝盖上咯咯笑:“洗不掉洗不掉~”

我捏了捏她的小鼻子:“你这个小坏坏,还不都是你干的?你看看,满爷爷都被你弄成什么样了?”

“我不是小坏坏嘛。”小乖不乐意了,踢着小脚丫道,“我是小乖乖~”

“哎呦,是小乖乖啊,那亲妈妈一口,妈妈就不说你是小坏坏了。”

小乖点头,踩着我的大腿站了起来,在我脸上亲了一大口,抱住了我的脖子,道:“满爷爷现在很好看~粉粉的!”

“噗……哈哈哈,是是,满爷爷好看……哈哈哈哈!!!”

小满哥已经放弃挣扎了,生无可恋的倒在了地毯上,说起来也是我的错,没想起来小乖有在“别人”身上涂鸦的习惯。

我和闷油瓶只出门了三个小时,回来的时候小乖还在画画——在小满哥身上画画。她可能觉得小满哥一身黑黄色的毛太不亮眼了,用粉红色的水彩笔给小满哥染了一次毛,从头到尾一根都没放过。

小满哥没有意识到这种水彩笔的威力,见我们回来还摇了摇尾巴,朝闷油瓶发出了一个气音,大抵是在说你看,我把你女儿照顾的很好。

它浑身上下都是毛啊,都是毛啊,闷油瓶把它从头到尾洗了一遍,反而把那种颜色洗的更亮了,整条狗可伶可俐的,少女的不行。

这狗怕是不能要了,我捂着肚子笑的胃都痉挛了,实在不忍直视它现在这幅蠢样子,小满哥的一世英名呦,彻底毁在一个不满三岁的小女孩手上了。

遭此大劫,小满哥一蹶不振,躲在婴儿房里不肯见人。狗的脱毛期早就过了,它想洗掉这种屈辱,怕是要等到冬天换毛。

为了拯救我这狗叔叔,我请了一个宠物美容师回来,帮它把第一层的毛剃了剃,结果剃完更完蛋,看起来宛如一条红不红黄不黄的未知生物。

小满哥照了照镜子,就把我给恨上了,可这又不是我的错啊。二叔来看小乖,看到小满哥这幅惨状,默默的拍了拍它,聊做安慰。他不愧是多吃了几十年饭的老人,硬是没有笑出来。

“二爷爷~”小乖抱住二叔的小腿,伸出小手害羞的要抱抱,二叔把她抱起来,喂她吃松子糖。

吃了一颗,小乖抬手在二叔额头上画了一只小王八,二叔愣是没动,任由她把自己的脸当画布。

小满哥叹了口气,蹭了蹭自己的难兄难弟,在二叔脚边趴了下来。夕阳的照耀下,两个老人的背影被拖的长长的,看起来无比凄凉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评论 ( 85 )
热度 ( 1188 )

© 碎碎九十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