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瓶邪】《冥婚》番外之《少年夫妻老来伴》2

感谢大家的支持~冥婚预售已经全部发货完毕,预售没来得及买的宝宝们现在可以买通贩了,千万不要错过啊~比心~

冥婚实体书购买地址: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id=554612422103

这个番外是他们到了香港以后的故事~

——————



我思考再三,还是提出了要去上学的想法。

听说我要去上学,张起灵没有过多的反应,只是道现在户籍什么都没弄好,可能要等下个季度开学才能让我去念书,最好在这几个月里把白话英语都学学,不然开学了语言不通,交不到朋友就不好了。

能去上学就很好了,我不会挑三拣四的,当即兴冲冲的学起了英语,比以往都认真许多。张起灵说自己最好的是德语,我让他说了几句之后打消了再多学一门外语的念头。

“小哥,你那时候在外国上学,有没有交到什么朋友啊。”我念得头昏眼花,把书顶在头上,决心转移话题。

张起灵把书拿了下来,拍了我一下,道:“念完再聊天。”

我哀求道:“我都念了几个小时了,念不动了,要死了。”

大概是看我真的念的快死了,张起灵难得请我出去吃东西,倒不是说他小气,只是刚来香港他比较忙,没空逛街。

因为这边糖水很有名,他就请我去吃好吃的番薯糖水,不仅大街小巷都有的卖,而且就是要挤在小摊子上吃才有味道。

“两碗糖水。”张起灵从兜里掏出零钱,对摊主老奶奶说道。我连忙道只要一碗就好,我一会还想去吃肠粉,糖水吃多了就吃不下其他的了。

“好。”

这个老太太看起来在这里卖糖水已经很久了,两张小桌子都坐满了人,我端着糖水等了好久才等到两个位子,和张起灵肩并肩挤着坐下了,分吃同一碗糖水。

张起灵吃的不多,他本就不嗜甜,只是陪我吃两口罢了。老太太听我们的口音知道我们是外地人,还送我一个钵仔糕,推荐我们去隔壁东南角那家的小摊吃肠粉。

香港的风土人情和长沙完全不同,路边小摊卖的很多食物我都没见过,一路吃下去吃的挺开心的,连晚餐那一份都省了。



上学是件好事,我老爹一直希望我能把书念完,所以很支持我在香港念书,不过他有点担心这里的教育和长沙不一样,我会不习惯。二叔让他不要担心这个问题,他说我一贯自由散漫,啥时候正经念过书啊,换个地方也无所谓。

不过现在已经错过了入学时间,我也只能等来年的开学再去上学,中间空出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没有事情做,可以把方言和外语好好的学习一番。

我在语言上的天赋平平,学的速度不快不慢,不过托三叔的福,我介绍古董的英语倒是日益精湛,已经可以十分流利的忽悠洋鬼子了,学会了一堆平时根本用不上的单词。

“可以啊天真,这才多久,你这外国话说的溜溜的,咋学的啊,教教胖爷啊。”胖子十分崇拜的看着我,我们刚刚联手忽悠走了两个洋鬼子,成功把一件做的逼真的赝品以真品的价格卖了出去。

胖子说这是爱国,咋能真把国宝卖到国外去呢,用这些假货好好教训教训那些洋鬼子。

“等把你教会了,我得八十岁。”我喝了一大口果汁,润润我干燥的不行的喉咙。今天我三叔不在,听说是坐船出海了,也不知道干嘛去了,他只给了我一个地址,让我和胖子一起卖东西,说佣金全给我。

“滚你妈的吧,你想教胖爷还不学了呢,赶明儿我请一个年龄漂亮的女学生教我,不比你小子强。”胖子嫌弃的摆摆手,把三十个大洋装在小袋子里扔给我,告诉我这是今天的佣金。

大洋的声音真是让人心旷神怡,我把大洋揣进兜里,心道跟着三叔混还真不错,几次生意做下来之后我的荷包鼓鼓,不由腰板也硬了。

“呦,夫人,这么巧啊,刚才就听着这声音耳熟。”一个特别讨厌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,许久不见的公子哥油头粉面的登场了,他从后面绕出来,一屁股坐在了我旁边,调笑道,“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来,族长知道吗?还有这胖子是谁啊?”

胖子嘴里还塞着蛋糕,见我满脸厌恶,以为公子哥是来挑事的,呸的吐掉蛋糕,道:“胖爷还没问你呢,你谁啊?怎么就坐下了?谁是夫人?夫人搁哪儿呢?”

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609 )

© 碎碎九十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