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瓶邪】《小游戏》(雨村无聊日常系列,一发完)


微信最近多了一个小游戏,叫做跳一跳,非常无聊的一个游戏,就是按着一个小棋子从一个箱子跳到下一个箱子,如果距离把握得好,正中红心就能加分,还有一些特殊的加分箱子。

我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它还没红,算得上是我的朋友圈里第二个玩这个游戏的人。当然我会玩这么无聊的游戏纯粹是因为胖子,他的那个小姑娘网友喜欢和他分享一些年轻人流行的玩意,胖子人老心不老,为了赶时髦,人家玩什么他玩什么,其中就包括这个跳一跳。

这个游戏简单但是很有毒,胖子拿起来就不撒手了,做饭的时候还在玩,搞得青菜都炒糊了,没一个能吃的。我说他他还不乐意,说自己玩这个游戏玩的可好了,都五百分了什么的。

“别看游戏简单,技术含量可高了,天真你不一定能玩的过胖爷,不信你就试试。”胖子的眼睛紧紧的黏在手机上,一副胸有成的样子,我一看他这气焰太过嚣张,一时不服气拿出了手机,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晚上闷油瓶巡山回来,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,从他的角度看来,这天黑了屋里居然没有开灯,我和胖子各自盘踞在沙发的一角,脸被手机的光照的很诡异,手机里还发出此起彼伏的滴滴滴的音乐声。

“小哥回来了。”我嘴上这么说着,眼皮子根本没抬,还是死死的盯着屏幕。胖子更是连声都没出。

闷油瓶走过来,瞄了一眼我的屏幕,没有说什么,他可能没有想到这么一个简单的游戏就能把我和胖子给封印了,直到半夜睡觉,我也没有放下手机,滴了小半宿。

对我来说这样的游戏简直小菜一碟,我可是学建筑出身,对距离的把握都已经刻在骨子里了,分分钟超过了胖子成为NO.1,因为我分享了这个游戏,其他的老古董也开始跟风玩,不过他们都没我分数高,我不由十分得意。

独乐了不如众乐乐,我让闷油瓶把手机拿过来,教他玩,私心想着如果他也玩不过我,那可是很长脸的事情。

事实证明我想的太甜了,二十分钟以后我的NO.1就易主了。闷油瓶的把握能力很强,和我不相上下,这本来没什么,可架不住丫运气好,最终我是输在了运气上。

我玩的时候跳二十个箱子平均才能出一个加分箱子,还经常是加分比较少的下水道。但是闷油瓶玩的时候加分箱子出现的特别多,音乐盒平均十个就能出现一次,这他妈谁扛得住啊。

为了证明这是手机的问题,我用闷油瓶的手机玩了一次,然而加分箱子根本没有变多,我有些惆怅,心说难道这游戏也看脸,长的帅的不给箱子?

闷油瓶是一个很有自控力的人,他玩了一次就不打算继续玩了,我看着他遥遥领先的分数,决心也要一次超过他。

运气不好勤奋来凑,吃完早饭以后我朝沙发上一坐,开始了漫漫跳箱子之路。

这种游戏讲究手感,一停下来就没有那个手感了,玩了一会儿我嘴巴很渴,不过渐入佳境无法放下手机,只能喊道:“小哥!小哥你在不,给我倒杯水!”

闷油瓶正在院子里晒咸菜,听到我喊他便走了进来,给我倒了一杯水,偏偏这时候出现了一个音乐箱子,我伸出左手抓了好几次都没抓到水杯,闷油瓶干脆把杯子抵到我嘴边喂我喝水。

玩到中午,我终于超过了闷油瓶的排名积分,心满意足的截图发了朋友圈,还配了一张得意的表情包。

本以为我会得到一堆赞,没想到留言里全是滑稽的笑脸,我不明所以,还当他们是嫉妒我,直到我看到了胖子的朋友圈。

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拍下了闷油瓶喂我喝水的照片发到了朋友圈,配字为:你们猜天真同志玩游戏的时候有没有去撒过尿?


呵。

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

评论 ( 32 )
热度 ( 1257 )

© 碎碎九十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