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瓶邪】《可可西里的爱情故事》3(一个人的活动,吴邪生贺)

一个人的活动NO.5

感动不!~


我摔的七荤八素,因为害怕而浑身发冷,忍不住回头去看那个偷猎者,在我眼里这种藏族人都长得差不多,他没有蒙住脸,估计根本不在乎。

不说我现在摔伤了脚,就算我站得起来,我也打不过这个生活在高原上以盗猎为生的猎手。我有些绝望,不知道接下来等我的是什么。

他大概真的没有把我这个弱鸡放在眼里,走过来拽掉了我的相机,想看里面拍了什么。这种单反相机按钮比较复杂,他一看就不像玩过这种设备的,发现没办法看里面的照片后,他干脆把我的相机狠狠的摔在了地上,又用枪托打碎了镜头。

我顾不得心疼我的相机,结结巴巴的道:“我、我只是游客,放过我吧……我什么都不知道……我什么也没有拍。”

人在绝望的时候很容易迷信,我不知道这里是不是真的有神守护,只能绝望的祈祷着如果真的能冲出来人救我,那我情愿下半辈子和胖子一起守护这片地方,保护藏羚羊。

也许是我这些年来偶尔也会救助流浪猫流浪狗,善心感动了上苍,还真的冒出了一个人来,我根本没看到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,就好像是从天而降似的,把我和偷猎者都吓了一跳。

那是一个穿着传统藏袍的男人,看五官不像是纯粹的汉人,也许是汉族和藏族的混血儿。他的到来让我燃起了一丝希望,可看了一圈只有他一个人,我又有点绝望,对方可是有枪的,他这赤手空拳的,还不是又送个人头来,死一个死两个有区别吗。

想到这里,我大喊:“老乡你快跑!别管我!”

那人鸟都没有鸟我,径直走向了个那个偷猎者,偷猎者也摸不清这人的来头,一时停住了,趁这个空档,那藏民抬腿一脚就把他手里的枪踹飞了。 

偷猎者这才回神,从后腰上摸出了一把藏刀,嘴里骂着朝藏民刺去。藏民眼皮子都没有眨,反手捏住了偷猎者的手腕骨,他用的力气肯定很大,偷猎者哀嚎一声,藏民又是一膝盖顶在了他的肚子上,痛的那人跪在了地上。

我人生中最大起大落的时刻大抵就是现在这一刻,我全身放松以后突然感觉到手和脚腕都疼的厉害,低头一看发现我的血已经染红了整个袖子。那一枪在我手腕上擦出了一个很深很长的口子,就算最后偷猎者没有杀了我,我也有可能因为走不出荒漠而死。

我愣神的一会功夫,藏民已经捏住了偷猎者的喉咙,我心说你不会想杀了他吧,就算他杀了藏羚羊,杀人也是犯法的啊。我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,生怕那藏民一时激动把人给杀了,喊道:“老乡!别动手,送他去警察局吧,不能杀人啊!杀人是违法的,法律会制裁他的!”

藏民看了我一眼,终归没有动手杀人,只是打晕了那个偷猎者。他走到我身边,捉住我的手看了看,撕了一块衣角帮我包扎止血。

我试探着用简单的藏语跟他打招呼,说了一句你好,介绍自己是志愿者,又问他是不是保护站的。这句话是我刚来西藏的时候学的,是为了防止遇到保护站的人把我当成偷猎者。

他依旧没有吭声,这些藏族人有自己的奇怪坚持,我也不会说其他的话,只好也不吭声了。

除了手,我的脚伤的也很严重,两只脚都扭到了,左脚还行,但是他一捏我的右脚我就疼的大叫。见我疼成这个德行,藏民从兜里摸出一根不知道是什么的骨头,掰断成两根,一左一右贴在我脚上固定。不管他听不听得懂,我还是忍不住问道:“我的脚是不是断了?”

“没事的。”藏民帮我固定好脚踝,总算开了金口安慰了我一句,他说话没有那些藏民的口音,一时半会听不出是哪里的人,我怔怔的道:“你会说汉语?你不是本地人吗?你是保护站的人是不是?你认不认识胖子?糟了!老乡你别管我了,快去救胖子,他朝我反方向跑了,有四个人追他!”



评论 ( 27 )
热度 ( 475 )

© 碎碎九十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