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瓶邪】《眼镜》(无聊日常,一发完)

《眼镜》

人到了一定的年龄以后,首先衰老的就是五感,先是眼睛再是耳朵,味觉视情况凋零。总之,胖子某一天突然说,自己想配一副眼镜。

他从来都是不服老的,总嚷嚷着自己今年三十明年十八,现如今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来,我心里还挺难受的。

仔细想想,他确实老大不小了,潘家园的王胖子也只是一个普通人,眼睛再尖也终有迟钝的一天。

我没有过多的询问,就道行啊,有空去城里配一副呗,现在眼镜样式可多了。胖子就道费那劲干啥,黑瞎子不就是开什么手工眼镜铺的吗,老交情了,去搂一眼,说不定有好的呢。

想想也是,肥水不流外人田,别看黑瞎子这个样子,他戴眼镜也不少年头了,挺讲究的,去看看倒也不错。

说去就去,我们直接打了一个飞的到了北京,在各个胡同里穿梭,找了好久才找到黑瞎子的铺子。

怎么说呢,意料之内情理之中,黑瞎子这种人不论在什么地方戳着都他妈看着不顺眼,所以也无所谓环境了。

他明显没想到我们会找到这里来,有些无奈:“我说怎么一大早我右眼皮直跳,敢情是你们仨,怎么,找瞎子我有事?”

不论白天黑夜,他脸上永远戴着那副能挡住三分之一脸的大墨镜,谁能看出他眼皮跳没跳,我疑心这家伙没有脸皮,所以说不定也没有眼皮。

“没事就不能来?你这不是开门做生意的吗,咱们哥几个今天就是客人,怎么样啊老板,有什么好推荐的?”胖子大刀阔斧的朝椅子上一座,随手摘了黑瞎子挂在墙上的一副眼镜拿在手里把玩。

黑瞎子恍然大悟:“怎么,徒弟你老花了?早说啊,师傅我这里有很多眼镜款式。”

我大怒:“滚你妈的,你才老花,你全家都老花。”

这边我俩斗嘴的功夫,胖子已经试了好几副,他的脸太肥,眼镜腿一架,肥肉都要溢出来了,甭提多别扭了,俩可怜兮兮的小眼镜框卡在中间,跟对眼一样。

胖子不满的道:“你这什么破眼镜,这么小!”黑瞎子道这是标准尺寸,胖子道我不管,老子戴不上的就是不标准。

黑瞎子翻箱倒柜,终于给胖子找了一副戴上勉强不那么油腻的。人家说人靠衣装马靠鞍,别说,胖子这么一戴眼镜还真有点知识分子的味道了。 

我还从来没有见过闷油瓶戴眼镜的样子,随手找了一副看起来很有总裁味道的眼镜给他戴。他眼睛好的要命,不懂我为什么要给他戴眼镜,不过还是很乖的没有动。

闷油瓶的长相属于偏正派的那种,金边的眼镜一戴颇有衣冠禽兽的感觉。我拿了好几副给他试,发现他换不同的镜框会给人以不同的感觉。

我道:“小哥,没想到你戴眼镜还挺好看的,你以前戴过没有。”

他点头,道变装的时候戴过一两次,对他来说,这些东西都是实用性能最重要,不近视就没必要戴眼镜,外在气质如何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。

我道你戴眼镜好看,他摸了摸眼镜腿,若有所思,拿了一个给我戴。我以前上学有假性近视曾经戴过一阵,后来就没怎么戴过了,我对着镜子看了看,问闷油瓶:“怎么样,好看吗?是不是特别有气质,像吴教授不?”

他对我王婆卖瓜的吹嘘已经习惯了,很敷衍了点了点头。我们老夫老妻的,偶尔换换气质也不错,我打定主意,用手指头勾着眼镜转了个圈,问黑瞎子:“这眼镜多少钱?”

我只是随口那么一问,黑瞎子还真按了按计算器,告诉我这个三万八,胖子手里的六万二。

胖子喷出了一口水:“啥玩意?就这两个镜片一个框,你要我六万二?抢劫呢?这啥玩意做的,金子啊?”

黑瞎子一本正经的道:“这可是手工的,你看看这做工,这打磨,这可是玳瑁的壳做的。”

胖子道这都工业时代了,你还用手工的,只能说明你落后,咋还加价了呢,再说了,残害海洋生物,可耻。

“嘿,你这怎么还弄出了一个鄙视链啊,大家都是同行,瞎子我靠双手挣钱,怎么可耻了。”黑瞎子扯出一抹笑来,懒懒的靠在柜台上,一副无心做生意的样子。

照他开的这个价格,我们仨一人一副都要小十万了,我还看中了好几副。我让黑瞎子给我拿个袋子,把眼镜都放了进去,看向闷油瓶,这是让他付账的意思。

胖子和黑瞎子也看向闷油瓶,想看看这位爷会如何应对。闷油瓶泰然自若的把手放进了裤兜,从里面拿了什么出来,默默的放在了柜台上面。然后他一手拎着袋子一手领着我,走出了黑瞎子的眼镜铺。

顺便一提,我今天只给闷油瓶的兜里放了三个钢镚用来坐公交车。

再再再顺便一提,胖子想配眼镜只是因为他看到一篇鸡汤文,说男人戴眼镜才有味道,并不是因为这家伙眼花了。


评论 ( 52 )
热度 ( 1131 )

© 碎碎九十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