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瓶邪】代沟系列短篇番外之这些年我到底经历了什么6

代沟系列短篇番外之这些年我到底经历了什么6



黎蔟这小子比王盟有种多了,一点也不怕得罪我,看我脸色变了又变,嘴角却是诡异的笑着的,不像是账本出了问题,直接就道:“老板你这表情……便秘啊?我跟你说中年男人最容易便秘,你得注意点,别一使劲脑出血了。”

我把账本砸了过去,正好磕丫脑袋上:“小崽子瞎说什么呢!别扯鸡巴!事说完了吧?说完了滚!别打扰老子飞升!”

“哎呀!老板你不是不知道我这脑袋缺一块,你还砸我,把我砸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黎蔟捂着脑袋嗷嗷叫,好像我刚才扔他的不是账本是烙铁似的,装的还挺像那么回事。我自己的手劲我还不知道吗,就叫他别装了,麻溜站起来滚出去。

黎蔟像是赖上我了一样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死活不挪窝,伸着爪子跟我要钱:“别啊,老板,正事说完了还有私事呢,你上回说好给我的工资这都多久了还没给我呢,你不能老这么拖欠学生工的工资啊。”

我心想这孩子肯定没跟我多久,我做人向来不厚道,别说我不记得了,就算是记得,拖欠工资这事我也没少干,完全没有心理负担。再说了我向来不会无缘无语拖欠人家的工资,这肯定都是有理由的,现在就冲他这破嘴,工资必须再拖他半个月才对得起我自己。

“不对啊。”黎簇总算松开了捂着自己脑袋的手,狐疑的上下打量了我一番:“老板你今天怪怪的啊,要是以前的你,现在肯定已经削了我一顿了,怎么今天脾气变好了?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”

我朝他勾勾手,让他把账本捡起来还给我,作势要抽他:“怎么,我不削你你好像还有点小失望?你受虐狂啊?算你小子运气好,你老板我今天心情好,不跟你计较。”

“就是不对,你以前心情好也不这样啊,再说今天大张哥又不在你高兴个什么劲啊?哎呀该怎么说呢……就是那种……嗯,那种……”黎簇憋着一张便秘脸琢磨了半天,一拍大腿:“我想起来了!你现在整个人的气势不一样!对!就是气势!你现在完全没有当初把尸体切碎了寄给我那会的气势了!”

“等会……!你说我把什么玩意寄给你?尸体!?”我差点把喝下去的茶水喷出去,尸体?这么重口的事情是我干的?什么尸体?昆虫尸体还是动物尸体啊?我可是遵纪守法好公民,总不会是人类的尸体吧?

“不是尸体,是尸块。”黎蔟朝我比了一个中指:“尸块你懂不?你把尸体切碎了放在箱子里,头和头放在一起,脚和脚放在一起,手和手放在一起,足足寄给我十几卡车!湿的干的都有!妈的你现在也觉得这不是人干的事啦?”

“……”

把黎蔟和王盟一起踹出家门以后,我锁了门就一直在思考:我这些年到底干了什么,我还是那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吴邪吗?我爸妈知道这事不?如果知道他们现在是不是已经跟我断绝关系了,所以闷油瓶才不让我去见他们?怕一敲门我妈把拖鞋扔我脸上?

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性,我爸妈都挺保守的,要是知道独生儿子天天干这些杀人放火的勾当,不气出高血压来才怪。如果他们不知道还拿我当儿子,这都几天了怎么一个电话都没给我打?这不符合我爸那个瞎操心的个性,以前我上大学那会,他一天恨不得给我打八个电话。

再联想到我跟闷油瓶现在的关系,我越发担心起我跟父母的关系,我妈一直蹿腾我找个女朋友,抓紧结婚生个孙子给她带,现在这样她肯定特别失望,数罪并罚,关系会好才怪。

想想怪心酸的,毕业以后我一直混的不好,别说孝敬父母了,不伸手跟他们要钱就不错了,老是让他们担心我。现在混的好了,父母却不乐意跟我多说话了,挣钱有个屁用,还不是上没老下没小。

小满哥大概感觉到我的情绪不对,蹭了蹭我的手,轻声嗷呜了一声,我揉了揉它的狗头,看它这么乖想给它开个狗罐头吃吃,没想到打开王盟带来的塑料袋,里面装的并不是普通的狗粮和狗罐头,而是剁成一块块的碎肉,闻了闻也不知道是什么肉,随手抓了一把给它放在了狗盆里,让它吃完去院子里玩。

狗走了以后屋里就剩下我一个,安静的让人忧伤,在沙发上躺尸了一下午,我决心去跟我爸妈负荆请罪,让他们原谅我,不论怎么说我现在都洗手不干了不是,他们就我这一个亲儿子,血浓于水,我诚心诚意的道歉,他们肯定能原谅我。但是这事急不来,我得先跟闷油瓶打听一下,现在的我跟父母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,严重有严重的做法,不严重有不严重的对策。

闷油瓶回来的时候我正在吃泡面,心情不好就不想做饭,家里没什么速食产品,我一看胖子的行李里有一桶泡面就悄摸拿出来吃了,盘算着如果他问我泡面的事我就假装不知道。

“小哥你回来了,吃了没?”我一看他摇了头,低头看了看手里只剩一点汤的泡面,也没啥能给他吃的,只好道:“你看就剩这一碗泡面了,我就给吃了,不然我给你叫个外卖啥的?对了,胖子呢?”

闷油瓶道:“北京出了点事,胖子去处理了,得过几天回来,不用叫外卖了,我自己弄点吃。”

“哦……”我跟闷油瓶讲实在话没什么话题好聊,问完胖子去哪了就没什么好讲的了,讪讪的捧着泡面坐在沙发上喝汤,看闷油瓶在厨房忙活,给自己炒了个菜吃,他切起菜来嗖嗖的,一点也不怕切着自己的手指头。

吃饭的时候闷油瓶跟我解释了一下他们下午去医院,是找张学璜商量一下用药的问题,暂时还没什么进展,让我不要着急。闷油瓶很少主动解释什么,听完我还有点受宠若惊,毕竟以前我主动跟他说话他都不乐意理我,一副眼高于顶的模样。

发现气氛还算融洽,我连忙趁热打铁问他道:“那个,小哥,我不着急这个,反正只是不记得了,很快就能想起来。就是有个事吧我想问问你,你得跟我说实话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就是想问问,我这几年跟我爸妈关系怎么样?是不是不太好啊?”

闷油瓶有些奇怪我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,好在他一直不太喜欢追问什么,只是回答我道:“挺好的,你妈刚还给我发短信,让我们下个礼拜回去吃饭。”

他这句话只有二十三个字,却包含了很大的信息量,我听完感觉脑子都不够用了,有点蒙。

我妈,给他,发短信,叫我俩回去吃饭?我知道我妈其实一直喜欢闷油瓶这种类型的,但是她是不是搞错了什么,她生的可是个儿子,她儿子找了个男朋友,她居然还就接受了?还能那么坦然的发短信过去?那还是我妈吗?

看来这些年来不止我经历了些什么,我爸妈也经历了些什么,我们全家都变得不正常了,才会觉得现在的生活很正常。

“小哥,这些多年来我是不是变了不少啊?我觉得我好像变得不太像我自己了,是不是变得挺坏的?”

我不说自己是个好人,可我也从没觉得自己是个太坏的人,家里做的那些事我不太上手,一是没胆二是懒,顶多搞点西北货。至于我爷爷三叔他们做的那些,确实是缺阴德损八辈还犯罪,可他们都是跟死人打交道,就是跟活人有关系也是狗咬狗,说难听了都是财迷心窍死了活该的主。

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会走上他们的老路,甚至比他们走的还更远更深。

比起陌生的环境,我更害怕陌生的自己,我不知道现在的我还有没有底线,或者说,我的底线到底低到了什么程度?为什么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我不敢去想,如果真的只是为了钱,那我宁愿不要去想起这些年我干了什么,免得对自己失望。

闷油瓶已经吃完了菜在收拾碗盘,听我这么问立刻抬头看了我一眼,我别扭的朝他笑了笑,他浅浅的叹了一口气,认真对我道:“吴邪,有些事是一定要做的,这是没办法的,但是你做得很好,至少在我眼里,你没有变,你还是很好。”

闷油瓶轻易不开口,一开口就是暴击,这话听在我耳朵里跟表白也差不了多少。我活了这么多年,头一回被人表白,还是看起来很不食人间烟火的这位爷,心情很是复杂,手一滑泡面桶差点掉了,闷油瓶反应很快,立刻伸手过来接。

本来他已经接住了,可我对他的突然靠近还是很不适应,反应很大的退后了好几步,手碰到了那桶,一下里面没吃完的汤就倒了我俩一身,还好汤已经凉了没烫到人。

“……不好意思啊小哥,条件反射,哈哈……那啥,我先去洗个澡,换个衣服……”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跟闷油瓶解释,尴尬到不行,借口要去洗澡换衣服,狼狈的窜上了楼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答应我!像紫薇答应尔康那样答应我!就算不留言也点个推荐喜欢!!

评论 ( 40 )
热度 ( 658 )

© 碎碎九十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