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瓶邪】《太湖传说之我的地瓜分你一半》5

全文链接:http://suisuijiushisan.lofter.com/post/1cecbada_aa8ee49




《太湖传说之我的地瓜分你一半》5

 

 

 

 

自从闷油瓶霸占了我的草床以后,他就没有表现出任何要离开的意思,每天早上去抓抓鱼,下午游游泳,偶尔去附近养殖户家里顺点东西。我用他带回来的奇怪的叶子给他搭了一个小遮阳棚,这样他的皮肤就不会因为太阳暴晒变干,比起水里,他更喜欢呆在岸上,除了下水湿润皮肤,大部分时间他都趴在床上睡觉。

闷油瓶显然是水陆两栖的动物,在陆地上也没有呼吸不畅,托他的福,这个小岛上再也没有鳄鱼敢靠近,我晚上烧起篝火以后总能睡个好觉,不过每次生起火,他都会离的远远的,避免火撩到他的鱼尾巴。

我本来以为他的智商是动物等级的,跟他接触多了以后才发现,他并不是智商低,他只是没有按照人类的方式生活过,所以看不懂人类的生活方式。

他本身很聪明,我只用了五天的时间就教会了他交流,除了一些特有名词他还不能理解,普通说话没问题。可能跟他自己的性格有关,即使熟练掌握了说话技巧,他也不怎么乐意说话。

我很好奇他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太湖,闷油瓶就告诉我,他的家在距离这里很远的海里,有一艘船捕走了他的朋友,所以他跟着那个船一路游了出来,但是他一直没有找到他的朋友,所以顺着能找到的每一条河流一路朝前游,他一条鱼走走停停,最后来到了太湖。

我问他:“你朋友和你一样是人鱼吗?”

“不是。”闷油瓶比划了一下,在空中划出一个半圆:“他是这种形状的,而且有八只脚。”

    嗯,那大概是一只章鱼或者水母,我又问:“那你还记得你朋友是什么时候被捕走的吗?”

闷油瓶道:“我经历了四个冬天。”

    得,四年前被抓走的,那想也知道,不是被做成了标本就是被做成了刺身,反正不可能还活着。而且闷油瓶跑到了太湖来,这里本来就盛产水产,怎么可能再进口海产,就算他朋友被养起来,也只会在海洋馆里。

“额,你有没有想过,其实你朋友可能已经……嗯……”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,闷油瓶找了四年的朋友对他来说应该很重要,我要是这么直率的说他朋友已经死了,他会不会太伤心从此一蹶不振?

没想到鱼也很重感情,说起来他跟一条章鱼做朋友,他们之间能交流?还是说他能跟所有的水生动物交流?跨越种族的友情吗?但是他吃起其他的鱼来毫不嘴软,难道不会觉得这种行为很奇怪吗。

闷油瓶正在研究我的手跟他的爪子有什么不一样,拿着我的手翻来覆去的看,听我支支吾吾的,就道:“我知道他已经死了,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回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那你他妈直接说你迷路了回不去了不就得了!坦率的说自己迷路了很难吗?少点套路多点真诚行不行?真没想到你原来是这种鱼哈?

    自从闷油瓶学会从居民那里偷东西以后,简直一发不可收拾,每天出去都会带回来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,当然也不乏有用的东西,比如我让他去帮我找一点盐,他除了盐还顺便带回了酱油醋等等调味料,可惜其中一瓶开封了,他在水里一路拖着回来都漏光了。

     我的当务之急是缺一口锅,泥巴做的东西不禁烧,而且会煮出奇怪的颜色。我用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个锅的形状,让他看看能不能帮我拿回来。闷油瓶出水的时候我差点笑喷,他腾不出手来拿锅,直接把那个锅顶在了头上,像戴了一个钢盔一样回来了。

他看我笑的前仰后合有些不明所以,扑腾上岸以后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我,我一看他居然给我弄了一个手机回来,显然是不知道在哪个养殖户家里偷来的,然而他一路是潜在水里回来的,手机早就不能用了。

我有点心疼的看着手机上被咬了一口的苹果,心说对不住了,不过这事不能全赖闷油瓶,谁叫你们自己家的水里有鳄鱼也不管管,有人鱼也不管管。

闷油瓶头上还套着那个锅,我实在看不下去了,给他拿了下来:“小哥,你咋给我弄个手机回来啊?”

“他们都有。”闷油瓶戳了戳手机,他的爪子很尖,一下就把屏幕刻了个抓痕。

他不知道这玩意是干嘛用的,看人家都有就也给我摸了一个回来,我的心情有点复杂,闷油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草床上,如果不看他的下半身,他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人类。

    我坐在闷油瓶旁边,摸了摸他的头发,前几天闷油瓶带了一把剪刀回来,我就帮他把头发剪短了一些,这样在他游泳的时候就能少一些阻力,刚剪完他下水游了好几圈,显然也很满意自己的新发型。

    通过跟他这些天来的相处,我越来越开始动摇了,等到三叔来了以后,我真的要把他抓起来卖给研究所吗?闷油瓶并不是一条普通的鱼,而是一个有高智商的生物,他应该自由的生活在大海里才对,如果卖给研究所,他的下半生会如何凄惨都未可知。

根据电影上演的,这样新奇的生物一旦被发现,一定会被关起来做各种研究,说不定还会把他给解剖了,研究完了以后就算活下来,也一定会被放进水族馆供人参观赚钱。

我已经开始后悔教会他说人话了,万一他被抓起来以后被人逼问本来生活的水域在哪里,岂不是会整个家族都被连根拔起,利欲熏心的现代人这种事情肯定干的出来。

撇开这些不说,他一直帮我抓鱼抓螃蟹,还帮我上陆地拿东西,我这些天能过的这么舒心全靠他,吃人家的拿人家的,最后还要卖掉人家,这种事我还真干不出来。

闷油瓶捉了我的手过去,用指甲轻轻的分开我的手指头,他对我的手一直很有兴趣,因为他的爪子之间有半透明的蹼,没办法做两只手交握的高深动作。

“那个,小哥啊,你以后不要去拿别人的东西了,万一被发现了,你会被他们抓起来的。”如果不是因为我没办法游那么远,我还真的很想看看他到底是怎么上岸的,不会是顺着下水道游进去的吧?

“他们发现不了我,我速度很快。”闷油瓶意识不到人心险恶,一点也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。

我很认真的揪起他的一片鳍,让他看着我的眼睛,严肃的道:“不行,你不能再靠近居民区了,不要再靠近人类了,如果你被他们发现了,你就会跟你的朋友一样被吃掉了,知道不?他们有鱼叉和鱼雷,你的爪子不论多锋利速度多快都没有用。你听我说,这个湖周围都是人,你不能老待在这个湖里,过几天就有人大规模的开始捕螃蟹了,你得搬家,游回海里去,离人类居住的地方越远越好。”

闷油瓶哦了一声,挪了挪身体,把头放在我的腿上:“你也会被他们发现的,吴邪,你跟我一起走吗?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_____



评论 ( 37 )
热度 ( 492 )

© 碎碎九十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