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瓶邪】《一心一意》番外之不正常先生

番外之不正常先生

“叮玲铃——”
“欢迎光临,您好,一位是吗?”看到推门进来的这位客人,我心中了然,嘴上说着欢迎,眼睛已经开始朝餐厅里面瞄,今天客人有点多,不知道那个位子还在不在。
果然,这位客人还是没有理会我,像听不见我说话一样,自顾自的地朝餐厅里走去。他这样我已经见怪不怪,还是有点无奈,正准备走过去分配餐具,突然从他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:“啊,不好意思,我们两个人,麻烦给我们一个安静点的位子。”
我开这间家庭餐厅已经三年了,因为租金太贵,小小的餐厅只能摆下五张桌子,除了一位厨师以外,服务员只有我一个,万幸开的得久了总有几个常来的熟客,不至于面临倒闭的窘境。
在我所有的熟客中,有一位客人是最特殊的,我在心里偷偷叫他不正常先生,因为他的举止十分古怪,我知道这么称呼客人是有点不礼貌,但是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,总不好随便给他冠一个姓氏。
不正常先生是一个很严肃的人,他从来也不笑,穿着打扮十分得体,看起来像是社会精英人士。他会固定在礼拜三和礼拜五的晚上六点半到来,因为他每次都是一个人,所以我猜他大概没有女朋友。
我之所以称呼他为不正常先生,是因为他总会在某些事情上十分的地特立独行,比如他从来不会理会我的问话,而且每次来都点一样的菜,吃饭的时候他都会把所有的菜一样一样的地分开,然后依次吃掉,即使坐在他四周的客人都在盯着他,他也能熟视无睹。
不正常先生从来没有跟人一起来过,我有些吃惊,忍不住探头去看来者何人。

那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人,穿着相对随意的休闲服装,他略带歉意的地跟我点了点头,又追着不正常先生喊:“小哥你等我会啊,哎,你别随便坐啊,万一人家有预约咋办?”
我连忙道:“这个位子没有人的,两位是吗,好的,请稍等,我为两位拿菜单和餐具来。”
这个年轻人的性格和不正常先生大相径庭,看打扮也不像是同事,为什么性格看起来这么开朗的人,会跟看起来阴森森的不正常先生做朋友呢?
我送上餐单和餐具,以为他们会各自点自己吃的,习惯性地的先写上了不正常先生的B套餐——
“我看看啊,哎,这个A餐不错啊,小哥你吃过没?不然试试看?”
“好。”
我只好划掉已经写上去的B套餐,没想到这个年轻人这么厉害,一句话就能改变不正常先生长达两年不变的口味,不过A餐和B餐的配菜口味完全不同,不正常先生会喜欢吃吗?如果他不吃,年轻人岂不是会很尴尬?
我吩咐厨房把不正常先生的那份口味做的得淡一些,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有意无意的地关注着不正常先生那一桌的动向。
不正常先生还是跟以前一样,并没有因为对面坐了一个人有任何的改变,他没有笑,也没有多说一句话,只是静静的地坐在位子上,看着年轻人滔滔不绝的地一个人讲两个人的话。
年轻人果然还是尴尬了,他舔了舔嘴唇,有些局促的地问:“小哥,是不是我说的话太无聊了?”
不正常先生道:“嗯,挺无聊的。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我猜不正常先生会很快失去这个朋友吧,我充满同情的地看着年轻人瞬间僵硬的背影,暗自为他祈祷。
友谊的小船啊,说翻就翻了。

上菜的时候,我按照习惯为不正常先生多上了一个空盘子,暗自为不正常先生捏了一把汗,说话不讨喜也就算了,生活习惯还那么奇怪,如果他还不懂得收敛一点,友谊的小船可能真的会翻。
不正常先生如果会变得正常,那才真的有鬼,他还是很淡定的地用上了那个空盘子,把菜一样一样的地分好,整整齐齐的匀称的整齐又均匀地摆在盘子里,然后端起饭,泰然自若的地空口吃饭。
年轻人夹菜的手停了下来,有点紧张的地看了看四周,我都能脑补出他在想什么,他估计以为这是我们这间餐厅的特色吃法,发现其他人并没有这么做以后,有点奇怪的地问:“咦,小哥,你一直都是这么吃饭的吗?”
“嗯。”不正常先生已经吃完了米饭,夹起了一片生菜在嚼,我知道不正常先生不喜欢吃这个,因为他点的B套餐是我们菜单上唯一一套没有生菜和番茄的,我也不知道我发现了他不喜欢吃什么有什么用,不过没想到他居然连自己不喜欢吃的也一定要吃完。
年轻人没对他的吃饭方式表达出更多的异议,只是兴致勃勃的地一直盯着不正常先生看,又跟我点了一道酱汁牛肉,我猜的得出他在想什么,他肯定是想看看不正常先生会不会把酱汁牛肉的酱先舔干净。很遗憾,这件事我已经干过了,当时我是借口店里上新,送给不正常先生一盘酱骨头,然而不正常先生只是很淡定的地把它们给吃了。
嘛,恶趣味人人都有的嘛,我看着年轻人,莫名有了一种想上去跟他握握手的冲动。


他们第一次一起来店里是礼拜三,礼拜五的晚上年轻人果然又和不正常先生一起来了,他们这次尝试了吃C套餐,不过年轻人不喜欢里面的一道菜,所以我想他们下次来不会再点这个套餐了。
第二个礼拜和第三个礼拜他们也都来了,跟不正常先生以前六点半掐表进屋不一样,他们来的时间推迟了半个小时,而且偶尔会提前几分钟,偶尔会推迟几分钟,我猜想这是因为他们会先在别的地方约见面,而年轻人又做不到像不正常先生那样掐表的缘故。
第四个礼拜他们一直没有来,打烊的时候我收掉了放在他们常坐位置上的预约牌,莫名有点开心,这也许是因为不正常先生终于愿意换一家餐厅吃饭了,不正常先生开始变得正常了吗?
第五个礼拜他们在礼拜天的那一天来了,礼拜天客人很多,我忙的得抽不开身,因为他们常坐的两人位置没有空位了,我只好安排他们跟一个带着小孩的三口之家暂时拼桌。
不正常先生的吃饭方式引起了三口之家的注意,年龄尚小的小孩子不懂事,指着不正常先生道:“妈妈,这个叔叔好奇怪哦。”
我心中莫名一紧,连忙看向不正常先生,不正常先生正慢吞吞的地吃掉碗里最后一口白饭。年轻人怕不正常先生会介意,连忙絮絮叨叨的地跟不正常先生说了很多,拼命想缓解尴尬的气氛。孩子的父母也连忙阻止了孩子,匆匆吃完了饭走了。
我看着年轻人和不正常先生,突然很希望他们能一直这么下去,我不知道不正常先生是怎么想的,但是如果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,真的太孤单了。


随着时间的推移,不正常先生和年轻人友谊小船不但没有翻船,反而有晋级为豪华巨轮的倾向。
他们来店里的次数开始不固定起来,变成了正常人会来的频率,虽然不正常先生依旧不跟我打招呼,我却开始觉得,他好像变得有些开朗了。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年轻人知道不正常先生不喜欢吃生菜和番茄,开始有意选择没有这两种菜的食物,不正常先生还是会分开自己的菜色,但是年轻人给他夹菜的时候也不会拒绝,十分温顺。
他们聊天的时候不正常先生依旧不太说话,一开口就多半是拆台,年轻人已经没有了第一次来时的那种尴尬,嘻嘻哈哈的地岔开话题,继续滔滔不绝。
不过不正常先生偶尔也会惹年轻人生气,比如我就不止一次的地看到,不正常先生进屋不扶门,门直接砸在年轻人的额头上,每次年轻人都会很严肃跟不正常先生严正抗议,但是下一次,不正常先生还是会把门甩在年轻人不正常先生的头上。
年轻人的生气方式就是点我们店里的生菜水果沙拉给不正常先生吃,还会在下面写上备注,要求小番茄和生菜放多,我很好心的地帮他们做了超大份的生菜番茄沙拉,憋着笑送上去,和年轻人一起围观不正常先生淡定的地表演吃生菜。
不正常先生也终于有了一个固定的朋友,我送他们出了门,莫名松了口气,决定明天叫朋友出来一起吃个饭,毕竟人类都是怕孤单寂寞的动物啊。


某个阴雨连绵的礼拜三,快打烊的时候店里只剩下了最后一桌客人,门突然被推开了,我连忙迎上去:“欢迎光临……咦,啊,两位是吗,请这边走。”
进门的是不正常先生,他收起了雨伞,用力朝后一甩,我几乎可以想到年轻人狼狈的地被甩了一身水,十分愤怒的地走进来数落不正常先生的模样,但是不正常先生身后静悄悄的,他收起雨伞,径直走向了自己以前的老位子。
不正常先生一个人来的情况也时有发生,我知道那么开朗性格的年轻人肯定有很多的朋友,他也许是跟别的朋友聚会去了,偶尔我也会听到,年轻人跟不正常先生说自己上一次聚餐的时候的开心事,笑的得前仰后合。
我给不正常先生上了B套餐,看着他一个人坐在单人位置上,默默的地吃饭,突然觉得餐厅里实在是太安静了些,在这种环境下看着不正常先生一个人吃饭,心情难免会有些郁卒起来。
不正常先生只有年轻人一个朋友,年轻人知道吗?
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不正常先生都是一个人来,他恢复了礼拜三和礼拜五的作息,每次都来的得很晚很晚,常常他来了一吃完我就打烊了。
我开始担心起来,难道他和年轻人吵架了吗?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了,不正常先生告诉我,他在加班。
我松了好大一口气,原来他们不是吵架,只是因为不正常先生在加班而已,说起来加班也算是不正常先生进一步正常了的表现吧,因为他以前从来都不加班的。
““请慢走,欢迎下次再来。””
真是太好了,他们没吵架,我看着不正常先生的背影,由衷地的想。

不正常先生他们已经两个月没有来了,也许他们只是因为吃腻了这里的饭菜,想要去别家换换口味,我这么想着,路过那张双人桌的时候,把上面的预约牌取了下来。
“叮铃——”
“欢迎光临,您好,请问几位?”我下意识勾起微笑,转身微微鞠躬,习惯性的地问道。
“麻烦你,两位。”
我回头的一瞬间就惊了,来人居然是好久不见的不正常先生,我眼睁睁的地看着他扶住了门,让身后的年轻人走进来之后才松开了手。
不正常先生看到我没有回应,又说了一句:“两位。”
我连忙回过神,把他们引到了以前的位子上,为他们上了菜单和餐具,不正常先生翻着菜单,问年轻人道:“吴邪,你今天,想吃什么?”
年轻人很明显也不是很适应这么“正常”的不正常先生,他摆了摆手:“你选你选,不是小哥,你要是勉强你就别这样了,我也别扭你也别扭,你还是正常点好。”
不正常先生慢吞吞的地道:“可是我现在,就很正常。”
年轻人做了一个无力的动作:“不是那个正常,我是说你做你自己就行,明白吧,你就正常地的做你以前会做的那些事情就行。”
“哦。”
他们点好餐之后,不正常先生把菜单递给我,说了一声“谢谢”,我和年轻人同时打了个寒颤,很能体会到对方的那种心情。
不正常先生变得正常起来,这让我不由开始好奇他们没有来的这几个月里到底发生了什么,此情此景,堪比铁树开花,十年难得一见。
年轻人还在絮絮叨叨的地数落不正常先生,跟他解释这个正常不是那个正常,他是要他做回自己就好如何如何,我看着他,觉得大家还真是辛苦。
嘛,不过能看到他们还好好地的在一起,就很好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 ( 56 )
热度 ( 735 )

© 碎碎九十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