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瓶邪】《我的地瓜分你一半之大陆传说》5

一千零一购买地址: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id=542014532293

平邪线小料购买地址: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_u=b2210c5278d&id=542470933949

总之,买就对了!




5

我幻想了一百种闷油瓶会有的反应,唯独没有想过他会问我这样的问题。我惊呆了,为什么我亲他他会以为我想跟他打架?他说的这个打架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?是精打架吗?他这是在调戏我吗?难道他被胖子教坏了!?

不对不对,冷静一下,闷油瓶是一条纯洁的鱼,他想不起说这么污的段子。既然他曾经是一条鱼,我就应该用鱼的思维来分析,他为什么会说我想跟他打架。

最后我发现污的人是我,闷油瓶说的是非常单纯的那个打架。我以前好像听说过类似的行为,一些鱼的打架方式其实就是人类看来的“亲嘴”。最出名的是接吻鱼,它们根本不是在接吻,是雄性在打架。听起来很不科学,但它们还能怎么打架,又没有手,互相扑腾小短鳍感觉非常不严肃,干脆就上嘴咬。

我无语的看着闷油瓶,感觉自己一腔柔情喂了鱼,他每天嚎着喜欢我,难道就没想过和我进一步发展吗?我该如何跟他解释自己刚才的行为?他们美人鱼以前是无性繁殖的吗?闷油瓶以前曾经认识过海豚不?可能不认识,因为他看起来什么都不懂。

思考无果,最后我使劲揉了揉他的头,把他的头发揉成乱水草,道:“谁要跟你打架,换衣服,回去了。”

“哦。”闷油瓶扑腾上岸,呲溜跐溜的滑远了。


胖子很欣赏闷油瓶的新工作,一个劲的夸他是条能干的鱼。我也很满意闷油瓶的新工作,等旅程告一段落,我就带闷油瓶回家,让我三叔想想办法,给他考一个潜水员证,以后不愁没活干了。

不过眼下,只靠闷油瓶的那点工资,根本不足以支撑我们剩下旅程的经费,我们还是要为钱发愁。愁着愁着胖子想起了闷油瓶带上来的那些金币,把主意打到了它们身上。

“哎,天真,你三叔不是倒腾古董的吗,你说咱们回去把这东西给卖了,下半辈子是不是就不用愁了?老这么发传单,也不是办法啊。”胖子数金币数的眼睛都笑眯了。他对闷油瓶带回来的古董金币一直很有兴趣,我就交给他来保管了,要不是他提起,我都忘了还有这些闷油瓶带来的“嫁妆”。

我仔细研究了那些金币,感觉它们的身份有些尴尬,如果按照金子来卖,纯度太低了。如果按照古董来卖,品相不行,上面粘了很多扣不掉的不明物体,海货就是这点不好。闷油瓶毕竟只是条鱼,对古董没有概念,他可能只是随便从自己的藏品里抓了一把。

胖子听我这么说有些失望,道如果卖不了多少钱,还不如不卖了,留给闷油瓶做个收藏算了。我翻了翻小袋子,发现金币里还有几颗珍珠,成色和大小都很不错,就道:“这珍珠不错,金币就算了,珍珠可以拿去卖卖看。”

闷油瓶一直没吭声,直到发现我挑出了金币里的珍珠来,才道:“吴邪,那不是珍珠。”

我一惊,道:“这不是珍珠?那这是什么?”

“那是我的眼泪。”闷油瓶指指自己的眼睛,认真的解释道:“我上次听你说如果我哭了,眼泪会变成珠子,我就回去试了试。珍珠是海蚌的,所以这个不是珍珠,只是我的眼泪。”

晋干宝《搜神记》卷十二记载:南海之外,有鲛人,水居如鱼,不废织绩,其眼泣,则能出珠。

其!眼!泣!则!能!出!珠!

我和胖子对看一眼,心中想到了同一件事,我俩同时扑过去,抓住闷油瓶的脖领子:“卧槽,快哭快哭!再哭一次!!”

闷油瓶被我俩晃的左摇右摆,不明白眼泪变成珠子有什么值得兴奋的。我被珍珠震惊,几乎能看到铺天盖地的钞票从天而降。原来闷油瓶不是外国童话故事,而是中国古代传说吗?太牛逼了,我们可以开一个珠宝店作为副业了。

等我冷静以后才想起闷油瓶已经是个人类了,那他哭出来的眼泪还能变成珍珠吗?闷油瓶表示他不知道,他活了四百年也只尝试哭了一次,海洋传说没有告诉过他这些细节。

在金钱面前,胖子的创造力是无穷无尽的,他认为不论如何都要试一下,万一还能哭出珍珠来呢。但是想让闷油瓶哭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打他很不现实。最后胖子跑去菜市场买了两个超级辣的洋葱,切开了放在闷油瓶的鼻子下面,想用洋葱把他熏哭。

我问胖子这样熏,就算闷油瓶哭了,熏出来的眼泪会不会是洋葱味的。胖子道就算是屎味的,也是珍珠,我们可以说那是珍贵的洋葱珠。

闷油瓶被洋葱熏了半个小时,我和胖子都快哭了,他还是神色如常。胖子又给闷油瓶尝试了芥末,让他直接吃下去,直冲脑门的刺激也没能让闷油瓶哭出来。

胖子捏着芥末,以为买到了假货,于是他自己尝了一口,差点呛成狗,他擦着鼻涕道:“天真,完蛋了,小哥变成人的时候泪腺可能被破坏了,他哭不出来了。不然我们带他去看爱情电影吧,要是爱情电影也没用,带他去看残忍的鲸鱼分尸现场,他会吓哭不?”

我被洋葱熏的要命,打了十几个喷嚏,眼泪鼻涕横流。我揉了揉鼻子,鼻粘膜疼的要命,我道:“胖子,鲸鱼曾经是闷油瓶的食物,你去看杀猪现场会想哭吗?而且你有没有想过,为什么美人鱼的眼泪会变成珍珠。是不是因为他们在水里,哭了和没哭根本分辨不出来,所以干脆把眼泪变成珍珠,这样哭出来才能被发现。”

胖子恍然大悟:“那你的意思是我们把小哥按进浴缸里,再让他哭?”

“不,我的意思是你别折腾了,再折腾下去咱俩要哭了。”

“实践出真知,万一小哥还能哭出珍珠来,咱们不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吗。摄影穷三代,单反毁一生,就靠咱俩打短工、卖照片,什么时候能熬出头?咱们也不贪心,每个月让小哥哭一回,哭够生活费不就得了。”

我一想也是,谁会跟钱过不去啊,要是我哭一哭就有珍珠,我愿意哭到天荒地老。但是这么瞎折腾得折腾到什么时候去,还不如问问闷油瓶,那时候他是怎么哭出来的。我拽着闷油瓶,问道:“小哥,你那次是怎么哭出来的?”

闷油瓶还按照胖子的要求在舔芥末,含糊不清的回答道:“没什么,我只是假装以后永远都见不到你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闷油瓶可能觉得这么说还说的不够清楚,仔细的解释了他们人鱼只有在极度伤心绝望的时候才会哭,平时是不会哭的。

我捂住脸,如果胖子不在这里我肯定已经在床上疯狂打滚了,我膨胀的少女心呦,怪不得那些姑娘们都疯狂迷恋韩剧男主角,简直无法抵御。胖子一脸冷漠的点了根烟,说自己出去抽根烟冷静一下,芥末冲的他脑仁疼。

“吴邪,你想要珠子的话,我可以再试一下。”闷油瓶这才意识我和胖子给他闻洋葱,吃芥末,终极目标是为了得到他的眼泪。

我抓着枕头使劲砸了几下墙,好不容易才把那股劲压下去,抓住闷油瓶搭在我肩膀上的手,道:“不用了小哥,我不需要那玩意,你不用试了,哭又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“你说你需要珠子。”闷油瓶反扣住我的手,试图从我的神情上判断出点什么。

我一时没忍住,狠狠的抱住闷油瓶,箍了他一把:“谁在乎珠子不珠子的。”

“那吴邪你在乎什么,我给你找来。”闷油瓶向来是一条坚持原则的鱼,说要给我找东西,就一定要找到,不然他晚上都睡不着。他完全没有意识到,亲亲抱抱是人类社会谈恋爱的方式,他只对如何满足我的任何要求感兴趣。

我可能被闷油瓶传染到了,满心都是喜欢就要说出来的想法,反正这地方只有我们两个人,我就道:“我在乎的是你啊。”

闷油瓶道:“哦,那就没必要去找了,我不会离开你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胖子捏着烟屁股,站在门口,他真的只去抽了一根烟就回来了。胖子摆了摆手:“我再去抽根烟,吃个饭,洗个澡。你们继续,别理我,别管我,别看我。”

我朝胖子摆摆手,让他顺便给我带个汉堡回来,闷油瓶有样学样,朝他摆了摆鳍,目送胖子一路走好,让他别忘了带个烤红薯回来。


评论 ( 45 )
热度 ( 541 )

© 碎碎九十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