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瓶邪】《遁迹》8


8


我要回家带着闷油瓶多不合适,可他一个人待在我家里我也不放心,毕竟是个陌生人来着,我的心还没大到这个程度。两相权衡,我还是给我妈打了个电话,说店里有个大客户,明天可能没办法回去看她了,我带了些土特产,明儿托人捎回家里去。

自从我从家里搬出来自立门户,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,我妈都习惯了,毕竟事业刚刚起步,很多事由不得我做主。古董生意这东西,玩的大的都找老熟人,玩的小赚不了几个钱,我开张没多久自然没有老主顾,只能跟在我三叔屁股后面,腆着脸让他多带带我。

好久没开张了,可怜我没有山可以坐吃,只能认命的工作。第二天早上我带闷油瓶在路边吃了点东西,就带他去店里熟悉环境。

现在的古董生意,说好不好,说坏不坏,我没开店的这些天,根本没人在乎,只有水电费的单子贴了一门。我把那些单子撕了下来,招呼闷油瓶进屋去。我给闷油瓶大概介绍了一下铺子,心想让他招呼客人肯定不可能,就打扫打扫卫生,泡泡茶吧。

“小哥,你看一下,这边的柜子上的古董比较贵重,要是那种背包客进来,千万不要让他们摸,摸坏了也没钱赔。至于那边的价格比较便宜,他们要是进来了,你就招呼他们去那边看,随便打发一下让他们走就行。”我怕闷油瓶只会傻站着,就特别嘱咐他一番,让他看着点客人。毕竟西湖景点,游客众多,多半都不会买东西,顶多进来兜一圈就走,散客根本没有招待的价值。

闷油瓶在我的店里转了一圈,没发表什么意见,我告诉他没客人的时候可以坐在柜台里面。至于电脑嘛,他应该不会用,我就没特别交代。

在我去旅游之前,曾经有一个主顾联系过我,说手上有好东西关照,我去了一趟广西回来,钱花的差不多了,寻思着去找他看看货。

我本想给闷油瓶十块钱,让他好好看店,不要瞎跑,中午要是饿了,就拿钱去隔壁买点吃的。后来转念一想,那个主顾名声不太好,听说曾经发生过他拿假货蒙人,不要还不许走的事情。闷油瓶的体格看着还挺唬人,我带他去造个势,吓吓那个人也不错。

闷油瓶对我的决定言听计从,我开着我的小金杯,带着他来到了主顾的家里。这个主顾姓牛,体型又十分壮硕,所以外号老牛,还是当初老痒在时候他拉到的客人,手头上经常有一些便宜的好货,但是也经常有假货,需要自己仔细甄别,否则打了眼,钱就全打了水漂。 

这次他说有一个宋朝的花瓶关照我,我正好认识一个老先生,很爱收藏宋朝的花瓶,出手也十分大方。我寻思着把这个花瓶给收了,转手高价卖给那老先生。

老牛见我带了一个老实伙计,也没多问什么,直接把花瓶拿出来给我看,跟我道:“吴老板,您是识货的人,这花瓶怎么样您一看也就知道了,不瞒你说,这是我兄弟家的传家宝,可惜他儿子不争气,沾上那玩意了,戒不掉家底子败光啦,没办法才拿出来,价钱嘛咱们好商量,您开价,只要不过分,我都答应。”

卖古董的十个有九个都说是传家宝,没办法了才拿出来云云,我当然不可能因为他这么说就觉得自己捡了漏,笑着把那花瓶接了过来。瓷器这东西仿造的实在太多,稍一打眼就是灭顶之灾,我不敢怠慢,仔细的研究起来。

检查了一番,这个花瓶器型很周正,容易出岔子的地方都没问题,我刚想跟老牛开价。闷油瓶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,我以为他没见过,想开开眼,便递给他道:“小哥,你想看看吗?牛老板,给我这伙计开开眼,你不介意吧?”

老牛道:“吴老板客气了,您的伙计想必也是个识货的,好货不怕看,随便看!”

闷油瓶没有伸手接花瓶,只是看似无意的伸出手来,在花瓶的瓶口戳了一下。我顺着他的指尖把目光落在了那只瓶口的小鸟身上,头皮一下炸开了,我刚刚怎么没有注意到,这个鸟怎么会在这个位置?

我连忙把花瓶收回来,仔仔细细的在瓶口摸了一圈,果然发现了更多蹊跷的地方,这是一件做工很精美的赝品,如果不是闷油瓶戳了那一下,我就真的打了眼把它买回去了。

老牛沏了杯茶,道:“吴老板,看得怎么样啊?开个价吧?”

我把花瓶放在了桌上,朝沙发上一靠,道:“看得差不多了,这个花瓶呢,如果您诚心卖给我,我也诚心给您开个价,五千块钱,不能再多了。”

我这个价格一出,老牛的脸色猛地变了,他冷笑道:“吴老板这是什么意思,跟我开玩笑呢?”

“哪敢跟您开玩笑呀,这个花瓶开五千块钱不低了,您要是觉得不合适,我就当今天白来一趟了呗。”

话说的这么明白了,老牛哪里还听不出我是看出来这个东西是赝品了,一般来说,我看出来了也没说的多难听,他借坡下驴送客就完了。不过老牛向来是个无赖,他一拍桌子,道:“吴老板,玩笑开过头了就没意思了,您白来,我不能白招待呀。您既然开不出个实诚价,我就自己开一个吧,三十万块钱您拿走,不算高了。”

这就是个真的三十万块钱我都不会收,这明明是个高仿还敢跟我要三十万,未免太敢开牙了。我虽然年龄小,不代表我好欺负,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。我站起身,招呼了一声闷油瓶,冷声道:“牛老板的东西,看来我是收不起了,今天就告辞了,这东西您爱卖给谁卖给谁吧。”

老牛会让我这么轻易的走出去吗,显然不会,他拍了拍手,居然从卧室里冲出来三四个壮汉,手里拿着钢棍和西瓜刀,一副我要是敢走他就敢砍人的架势。

双拳难敌四手,我一看他居然真的会这么干,有点后悔。这个人的名声确实很狼藉,只是我没生意,所以偶尔还会从他手里收东西,收了两三次小玩意都没出岔子,这才大意了。这也许是他的套,先给我几件真货,再来个大的彻底捞一把。

老牛根本没把我俩放在眼里,道:“家里有几个客人,吴老板应该没吓到吧,正好,POS机拿过来了,吴老板刷个卡吧?”

我现在穷的都要咬人了,怎么可能给他三十万买个赝品,我拿出手机道:“老牛,做人也不能太无赖了,你不是不知道我三叔的脾气,你今天动我一下试试?”

“我要是真怕吴老三,我今儿就不会打电话叫你来!少给我拿你那狗屁三叔压我!要钱要命你选一个!”

我眼见那几个人朝我慢慢靠了过来,心说不至于吧,就算再怎么无赖,为了几十万块钱这个人是疯了吗?吸毒的不是他朋友,就是他自己吧?

闷油瓶默不作声的挡在了我的面前,用身体护住我,我颇有些感动,看来没白给他花钱。可这些人手里都有家伙,我俩肯定打不过,不然就把钱给他,好汉不吃眼前亏,等脱了身再找我三叔好好教训他,把钱再抢回去。

老牛真的像是吸了毒一样丧心病狂,见他们不敢动,居然真的抡起铁棍就朝我打了过来,我吓得一猫腰,却见闷油瓶直接抬手,一把接住了那根老牛用尽全身力气甩过来的棍子。让我目瞪口呆的是,老牛的棍子就像砸在实墙上一样,十分迥异的没有任何缓冲的停在了半空中。

这一手不仅震住了我,也震住了其他的人,他们面面相觑,一时之间不敢轻举妄动。


评论 ( 31 )
热度 ( 312 )

© 碎碎九十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