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瓶邪】《君不见》番外之梦醒时分3—4

番外二梦醒时分3—4

君不见少量余本正在通贩,其他有的本子也在里面,除了绝处逢生外,所有本子均可一起拍下发货,因为这个月我出差,只有等10号以后才能发货哦

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id=564932137832

——————


闷油瓶的不对劲远远没有这么简单,我直觉他和十年前不太一样了,变得更体贴了,还是应该说他开始关心朋友了?青铜门难道还有老娘舅的功能?

用语言很难形容他的改变,直接举个例子,比如我说我有点饿的时候,他居然进厨房给我煮了一碗馄饨,这么多年了我还不了解他吗,谁什么时候吃过这位爷给煮的东西啊,给我感动的要命。

但是十秒后,这种感动就变成了惊吓。他没有直接把馄饨递给我,而是坐在了床边,很自然的舀了一颗馄饨递到我嘴边,跟喂小孩一样配合着啊了一声。

我颤巍巍的按下那个勺子,道:“小哥,我自己吃吧,你要是有别的事,你就先忙别的吧?”

闷油瓶道:“我没别的事情。”说完他坚持把勺子递到了我嘴边,我只好吃了。

馄饨是手工包的,馅料里有小虾米,吃起来很鲜美,温度也刚好入嘴,不烫不凉。他喂着我吃着,很快就把一整碗都吃完了。

他不对头,胖子也跟着不对头,按理说闷油瓶这么喂我吃东西,他肯定要跳着损两句。结果胖子坐在椅子上玩手机,跟没看到一样,见我吃完了还搭了一句,让闷油瓶给我再削个苹果吃,补充维生素。

“乖宝,你可算高兴了,明天大花就回来了。”胖子朝我晃了晃手机,又道,“看小猪佩奇不?”

我抽了一张纸巾擦嘴,道:“什么小猪佩奇?”

“哦,胖爷忘了,你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你了,小猪佩奇也不是原来的小猪佩奇了。”胖子感慨道,“孩子真是一眨眼就长大了,吴小狗的样子仿佛还在胖爷的脑海里。”

我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,莫名其妙的道:“你抽风啊,这几天怎么老说我听不懂的话?”胖子翻了个大白眼给我,道你什么时候听懂过别人说话,现在说话利索了变得没以前可爱了。

闷油瓶一向不参与我俩的无聊对话,我的床头柜上摆着一个果盘,里面有苹果香蕉之类的新鲜水果,他抽出水果刀,问我:“你想吃哪个?”

我看着那把闪着寒光的水果刀,心惊肉跳的指了指最不麻烦的香蕉。

见我选定了,闷油瓶便掰了一根香蕉,把皮剥了,用小刀把果肉切成了小块放在一次性的盘子里后,才把香蕉给了我。

他这么费心,我确实不应该挑三拣四的,但是,如果他直接给我一根香蕉,我剥了皮就能直接吃,现如今他给我切成一块一块的,还没有给我插牙签,这让我怎么吃?手抓蕉?

我硬着头皮捏了一块,出于礼貌性的问闷油瓶:“小哥,你也吃一块吧,别光我一个人吃。”我就是意思意思,本以为他肯定不会吃,没想到他很自然的探头过来,直接就着我的手咬了一口香蕉。

我捏着他吃过的半块香蕉傻眼了。



解雨臣来了以后做的第一件事,是拿起枕头把我抽了一顿,我毫无招架之力,被他抽的东倒西歪的,被迫大喊:“好汉饶命!”

“饶你,谁他妈饶我啊?吴邪你个狗东西!”解雨臣看样子是真的挺生气的,脏话一句接着一句。我抱住头,让他别打了,再打我会脑震荡的,本来脑子就乱。

解雨臣估计也打累了,丢下枕头坐在了床边,气呼呼的松了松领带。我揉了揉脑门,心说这家伙肯定更年期了,外表保养的好屁用没有。

歇了一会,他掏出了手机,不知道看到了里面的什么,突然笑了。我看着他的笑容,后脊梁直发凉,直觉他手机里有什么跟我有关的东西。

解雨臣笑的非常和蔼,看似温柔的问我:“张起灵呢?”

我就道:“他和张海客出门了,咋啦?”

“你没跟着?”他靠在床头上,斜着眼看着我,我从他脸上看到了一丝阴谋,十分谨慎的道:“他们出门,我为什么要跟着?”

解雨臣啧了一声,道:“怕他丢了呗,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大骨头,还不抓在手里死不撒手,别人跟他多说一句话,也不知道哪只狗就闹着要咬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见我不吭声,解雨臣继续道:“吴邪啊,这么多年了,你装的还挺直的,要不是你自己暴露了,我还真没看出来,你藏得这么深,上辈子是地下党吧?”

我道:“什么藏,什么暴露,我根本听不懂你说什么。”

解雨臣啧了一声,把手机放到了我眼前,道:“就知道你会不认账,还好我留下了证据,铁证如山,我看你怎么狡辩。”

他给我看的是几张照片,都是在我家拍的,第一张是在客厅里,张起灵坐在沙发上,我坐在他旁边,像个小智障一样拿着一瓶AD钙奶在喝,还把两只脚都放在了张起灵的大腿上。

第二张是在餐桌边,桌子上摆了一大堆菜,我张着个大嘴,像嗷嗷待哺的小雏鸟,眼巴巴的看着张起灵,一只手死死的拽着他的袖子,生怕一松手人就跑了。

第三张更精彩,是在我的卧室里,张起灵和我同榻而眠不说,我还死死的扒在他身上,不知道的人看了,还以为我俩有那什么关系呢。

这几张照片直接粉碎了我的三观,我坚决不承认上面的那个二傻子是我,就算我真的对张起灵有那么一点想法,我也没有那个胆子这么黏着他啊,他也得肯让我这样啊。

我大叫你陷害我,这肯定是你PS的,我不记得事情就是没发生过。

解雨臣戳了我脑门一下,道:“P你妈个头,就你家大骨头那样,我上哪儿找素材P去?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,你乖乖交代,我可以保留追究你的权利。”



评论 ( 23 )
热度 ( 641 )

© 碎碎九十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